烟悦网 提示:吸烟有害健康!本站图文涉及烟草内容,不欢迎未成年人浏览

您的位置: 烟悦视点 >> 精选推荐 >> 感悟人生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递给父亲一支烟

排行榜 发给朋友 举报 2010年12月31日 来源: 未知   作者: 未知
  父亲的烟龄有些年头了,眼看着他最近咳嗽得越来越厉害,我和母亲又一次旧话重提:“把烟戒了吧!”父亲还是老样子,说戒烟就如同强迫他绝食一样,我还能活几年呀,你们就饶了我吧。
 
  母亲给我使了个眼色,我就把早准备好的话一古脑儿地倒了出来:什么尼古丁会致癌;一年因为吸烟而死的人占百分之多少,您知道吗?可父亲还是一副不痛不痒事不关己的样子。我扔出杀手锏:“您自己吸烟不打紧,还强迫别人二次吸烟,危害更大。您看我都要高考了,您每次吸烟我都没法专心看书了”
 
  父亲是最疼我的,看着我愤愤不平的脸,带着几分无奈说:“好吧,那我试试看吧。”我朝母亲挤挤眼--等的就是这句话,漫漫征程胜利一半啦!
 
  我和母亲立刻实施我们的强迫戒烟规划:首先是断了父亲的经济起源。我每天的义务是检查父亲的口袋,把钱全部收缴归公;中午上学时顺道把父亲的午饭送到他上班的工地;父亲一下班我就像小狗似的嗅他的衣服及手指,一旦创造烟味立刻履行处分手段--在他面前朗读有二十条之多的戒烟条令,决不手软,直到父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止。我还时不时地对父亲实施心理压力:“您看都是因为要帮您戒烟,我才占用做作业的时光来监督您。我已经高三啦,时光很可贵的!”我期望能通过这种非人道手段让父亲“良心创造“而戒掉烟瘾。
 
  父亲还真不赖,一连三天都没让我们创造有越轨行为,尽管他总是下意识地摸摸口袋,还老是把棒状的东西夹在指间往嘴里送。
 
  可是第四天,寻衅来了。父亲的一位老朋友来看他,我给叔叔点上烟后,就把烟盒紧紧抓在手里。叔叔吸了两口,才创造父亲没点烟:“老刘,怎么您戒烟啦?”没等父亲启齿,我连忙接到:“对呀,对呀!”父亲无奈地苦笑着点了点头。叔叔打了个哈哈:“老刘还是您有毅力啊,我戒了几次也没戒掉。唉,我也不吸了,免得您眼馋!“父亲虽然笑着说没事没事,可我分明看见他的喉咙上下吞咽,哼,年过半百的父亲还跟小孩似的馋嘴!
 
  叔叔走后,我收拾桌子时,突然创造那支被吸了一半的烟不翼而飞了。等父亲一回来,我就把手伸给他--交出来!父亲还在装傻,什么呀?“您再不交,我可要实施处分措施了,还要告诉妈妈!坦白从宽哦,您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这个道理应该懂吧。”我半是要挟半是调侃着父亲。他只好从衬衫的口袋里拿出那支快被揉碎了的烟,我不免为自己的聪明而有些得意洋洋:“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哦,想瞒过我?哼!”可后来,为这件事我一直后悔到现在。
 
  眼看着要高考了,功课更紧了,我实在没有时光再监督父亲的戒烟行为了,就全权交给了母亲。应该不错吧,因为我没有再见到父亲吸烟。那晚我温习完功课,经过父母房间时,听见他们还在说话,出于好奇,我就把耳朵凑了上去。“孩子马上要考大学了,她身材又不好,我想给她补补。您这烟就戒了吧!”这是母亲无奈的声音,“我知道也难为您了,您这一辈子也没啥爱好,就好几口烟,可等过一段日子好些了,我再给您买几盒好烟。要考上大学了,这学费还是一难啊!” 这是父亲繁重的叹息声。
 
  我从来不知道父亲戒烟的原因竟是因为我,低头想想父亲近一年来越抽越烂的牌子,想想父亲“这种烟劲大”的解释,想想父亲越咳越紧的嗓子,还有我对父亲所谓的“教育”,我的心里真是愧疚到了极点。含着眼泪偷偷溜回了自己的小屋,打开书,我知道我无以回报父母的恩惠,除了尽力学习。
 
  然而高考成绩单下来后,我蔫了,被分配到了南方一所大学。家里人却很愉快,我们这个村子好几年都没有出过大学生了,父母乐得合不拢嘴。我却为那一年几千块钱的学费担心,为了我上学家里已经是债台高垒了,我怎么忍心给父母已经弯下的腰上再加上一块重石?我决定复读,明年再考一所师范院校,因为师范院校每月有较高的生活补贴。
 
  我把自己的打算告诉父母,话还没有说完,父亲的脸色就变了:“钱的事是我们大人该操的心,您小孩子懂什么?”这是父亲第一次朝我大发脾气,我没有反驳,第二天就到我们那座小县城里找了一份临时工。工作很辛苦,每天得呆在高达四十多度的厨房里洗洗刷刷,还要忍耐老板的白眼和呵斥。这些我都忍了,为了那个未了的心愿。
 
  转眼就到了开学的日子,我和老板结了帐,虽然被七扣八扣,可毕竟还落了一些,握着那薄薄的几张钞票,我欣喜异常。
 
  我是一个人走的,父亲帮我捆好了行李,再三叮嘱路上要当心。甚至还有些可笑的托付一位旅客要他帮忙照料我:“孩子是第一次出门,您多费点心,照料照料她,多谢啦!”。“本来我和您妈也想到您的学校去看看,可我们都老啦,路上会受不了折腾,您就一个人去吧!”我没有揭穿父亲的流言,我的学费还是他费劲口舌才从亲戚那里凑来的。
 
  车要开了,我从早就准备好的袋子里掏出一条“红塔山”,拆开递给父亲一支。“爸,这是我给您买的。”父亲显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礼物给打懵了,愣了老半天才颤巍巍的接过去,放在鼻端深深的嗅了嗅。一时光竟然老泪纵横:“好好......”转过身去,咳漱了几声,“我把烟戒了,我还想多活几年等您毕业哩!”说着,把那些烟当心的揣进怀里。
 
  走了很远了,我看见父亲还在那里挥着袖子擦眼泪。这一幕,连同心酸都深深地刻在了我的生命里,无论这一生我将离父亲多远,那份爱都会和我如影相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