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悦网 提示:吸烟有害健康!本站图文涉及烟草内容,不欢迎未成年人浏览

您的位置: 烟悦视点 >> 新闻资讯 >> 相关周边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温州打火机盛衰记

排行榜 发给朋友 举报 2014年8月06日 来源: 福州晚报   作者: 未知
    用黄发静的话来说,要谈温州民营企业面临的困难,打火机体现得最为集中。
    黄发静是温州打火机行业协会的会长,他创办的日丰打火机有限公司是温州打火机行业的龙头企业。但近年来,除了遭遇温州各行业普遍面临的生产成本上涨、国际金融危机和民间借贷危机的影响,温州打火机产业还面临着海外贸易壁垒和国内安检的严格限制,发展面临重重障碍。
    记者了解到,相比2008年,目前温州打火机产量下降了60%;企业数量从上千家减少到100家左右,这其中,还有三成已是在苦苦支撑之中。对这样一个曾经得到国家总理关注的符号产业来说,出路到底在哪里?不仅黄发静和温州打火机企业急需答案,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温州地方特色产业调整所需回答的问题。

光辉岁月:全球八成打火机温州造
    上一轮的辉煌似乎还有“余温”。上世纪80年代后期,金属打火机制造开始在温州萌芽。当时国内能见到的金属打火机主要是日本、中国台湾和韩国所产,而中国大陆普遍生产的则是塑料打火机。
    敏感的温州人很快意识到了商机,有不少年轻人开始拆装国外带回的产品学习组装和制造。到上世纪80年后期,温州已经形成一大批金属打火机生产商,尽管多是作坊级别,但因为集中,很快吸引一批配套的产业。在不同口径的统计中,温州当时的打火机企业数量从500多家到上千家不等。
    同样一个金属打火机,在日本的价格换算下来要几百元人民币,而温州产品的价格仅仅是其十分之一,“一只打火机的出口价格仅有1欧元左右”,于是温州的打火机企业很快便将目光瞄准海外市场。
    黄发静创办的日丰打火机在1990年就已经将产品销往了欧洲市场。“金属打火机不比塑料的,它制造工艺和成本都要高一些,可以重复使用,有一些收藏价值,很多发达国家有这个市场需求。”他介绍道。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温州金属打火机凭借性价比,将日本、中国台湾和韩国的同行甩在身后。黄发静组织成立起全国第一个打火机行业协会。
    据温州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到了新千年后,全球80%以上的金属打火机都由温州出产。“当时温州的打火机找准了中高端定位,在一些国家取代了Zippo、Du?pont等品牌的市场。”黄发静回忆称。
    这样的市场支配地位,温州继续保有了很多年。官方统计显示,直到2010年,温州打火机在全球市场的份额还保持在70%以上,国内市场也还占据80%。
    但随着欧美的需求萎靡,行业规模迅速缩水。到2011年,温州打火机生产企业已经不到100家,是鼎盛时期的十分之一。

盛极而衰:与贸易壁垒息息相关
    温州打火机的由盛转衰,和国内外的贸易壁垒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就率先提出了CR法案(Child Resistant Act),要求在2美元以下的打火机安装防止儿童开启的安全锁。在温州打火机行业最为辉煌的2000年,欧盟提出了同样的法案,对温州打火机形成了直接冲击。
    当时欧洲65%的打火机都是依靠进口,这当中绝大多数来自于温州。而在欧盟提出法案前,欧洲本土的企业纷纷申请了安全锁专利,留给温州企业发挥的专利空间于是非常狭小。
    紧随其后,日本也提出要推CR法案,温州打火机再一次遭受重创。几次三番遭遇贸易壁垒后,温州打火机企业数量大幅度减少。日本CR法案推出当年,温州打火机企业已经减少到138家。
    这期间,也有不少企业提出出口转内销,却发现国内发展也困难重重。中国民航法规曾经规定乘客可以最多携带5只打火机。但出于安全考虑,2002年,民航局开始发文禁止携带枪型打火机;2008年,严格限制为所有类型的打火机都不得托运和随身携带;到了2011年进一步发文要求严查任何造型隐蔽的打火机上飞机。
    “金属打火机成本摆在那里,再便宜也要几十、上百块钱,不可能每次坐飞机后都新买。所以很多消费得起金属打火机的人,也只好使用那种塑料的便宜货,这对温州打火机企业开拓市场形成了非常大的阻碍。”黄发静解释。

多重困境:谁伤害了制造业?
    行业自身环境变化之外,温州打火机企业也在经历当地企业普遍面临的一些问题。
    人民币升值、原材料上涨等因素也都在消耗温州打火机的市场竞争力。金属外壳打火机的主要原料是铜和锌合金,而近两年铜和锌的价格,也上涨了三倍到四倍。
    在实体经济面临成本压力时,房地产市场的火热也吸引了很多从事打火机的温州企业家,而当地普遍采用的企业互相担保,也为企业的主业经营埋下了隐患。仅温州打火机行业就有十几亿元的资金存在企业间互保、联保的情况。
    在黄发静看来,抱团取暖本身是温州商界的“好传统”,但是房地产市场对贷款需求量大,使借贷量大幅度扩张,导致产生了质的变化,“最后带来的教训是企业诚信体系崩溃”。他同时认为,这些年温州的企业为赚钱太过急躁,失去了以往艰苦、勤奋的传统。
    记者采访时,温州本地楼市价格已经连续15个月下跌,包括打火机在内,不少行业的企业经营者都不得不低价出售房产或厂房以解决资金困难,但同时也有很多企业家出国跑路,逃避经济责任。
    对于政府提出的产业转型政策,黄发静却有自己的看法。“你看德国的企业做一个图钉都能做一百年,可是我们的企业却一直在转型。部分企业也是不考虑自身情况,一味盲目地搞多元化经营,结果主业也受到了影响。”
    和当地很多特色产业一样,温州打火机也存在品牌意识不强、企业规模小而散的特征。黄发静认为,实际上温州企业从管理、质量到品牌,都有很多需要升级的地方,企业家和政府其实都应该好好珍惜传统行业,认真做适应市场需求的产品。
TAG: 打火机
上一篇 下一篇